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火车

作者: 本刊编辑部

  和大家一样,从小就非常喜欢火车,很多人问我原因,其实自己也说不清,仿佛与生俱来就有喜欢铁路的基因。好多次跑到机务段去看车,铁路上的人总是很奇怪我为什么会站在线路上一次次的等火车经过,会对着机车的转向架看个半天,在他们眼中,这是份既累人又不讨好的工作,责任必须心高度集中,工作环境却差,还常被人看不起,况且资也不高,上个世纪铁老大铁饭碗的想法也在渐渐打破中…但作为车迷的我来说,这并不重要,火车已经成为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了,不管铁路向什么方向发展,将来会怎么样,我想我可以说,对火车的热爱,这一生恐怕很难割舍了。
  在2000年以前,我一直是一个人去看火车,那时候还不认识一个车迷,在我想象中,铁路局机务段都是线路上的重要部门,平时不能随便进出的,所以也没想过去看,只是在一些熟悉的道口,立交上看着火车来来往往,其实这样已经挺满足了。后来一次偶然的原因,我认识了一个朋友的哥哥,他是上局沪段里的,我就像见到了亲人一样,为了让他能带我进段,平时不太喝酒的我,那天晚上没少敬酒,直到后来都不知道是怎么回去的。不过幸运的是,第二天他就带我进了机务段,那时我才知道,原来机务段是那么容易进去的,进去一看可傻眼了,那么多的龙头,车底,兴奋得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那次是第一次,没少谋杀胶卷。朋友的哥哥继续去上班了,让我一个人到处逛,然后等他一起下班。可能老天比较照顾我吧,第一次进段就发觉新曙光正好在段里检修,过去只在天桥上看到过,现在这个庞然大物就在我眼前静静的躺着,原来,火车都可以那厶温柔。
  等朋友的哥哥下了班,带我去车库,上了辆没上锁的车,给我讲解操作台上的各个按钮,闸把,看我不过瘾,又带我去添乘了刚要出库的龙头,其实了解上海机务段的人应该知道,从机务段到上海新客站没多少路,不过在上面我没有发一句话,我想把这段经历牢牢的记在脑中,毕竟坐火车头是我过去想都没有想过的。
  自此之后,我就一发不可收拾,胆子大了,没事就往机务段跑,看调机,看车进库出库,甚至连民工洗车我都可以看上好久。
  时间真是过得很快,从2001年后,我和朋友一起合开了个IT公司,然后就把自己投入无限的事业中去了,我不再有空常去南翔,甚至连沪段都很少去了,天天就是埋头工作到深夜两点,然后七点拖着疲惫的身体起床上班,一天一天,一年一年,都是如此。
  人总有些不如意的时候,我应该是个承受力很强的人,几乎没什么事可以让我扛不住的,反正心中郁闷的时候,我就去我家后面的货运站(上海南浦站)去看车, 看他们调机,听他们说说一些铁路上的事。等下了车,心情自然也就恢复平静了。
  今年1月,我知道老爸得了癌症,而且是那种没有办法治疗的晚期中的晚期,那时候的心情我想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知道(当然,我绝对绝对不希望看到这篇贴子的任何人去有这种经历,太痛苦了)。我没敢告诉妈妈,一个人跑到上海机务段,找了辆没人的YZ22,想着过去和老爸之间的点点滴滴,不禁哭了很久。深夜回家,面对焦急的妈妈,我只能强装着没事,我想,除了那辆什么都不知道的YZ22,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知道我还有那么软弱的一面…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