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火车爱情

作者: 赵妮娜

  
  在这个星球上,最顽强的物种算不算是爱情?
  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都可以出生的爱情,遇到了火车,发现这里有不错的土壤,适宜生长。
  描写火车的文字几乎少到没有,却常常会在许多人的只字片语里,发现爱情与火车有关
  
  火车发酵的两地爱情
  
  十多年前,同学的姐姐就穿韩版的小西服,那种贴身婉约的款式能让瘦小的女人立刻升级为丽人。况且这一位,还是实在的美女。
  那时候,长达四五年的时间之间,从同学的嘴里不断地听到:姐又去了新疆了――医科大学毕业做了医生的美女,拼命地上夜班,然后将假攒在一起,告别家人,坐长达四天五夜的火车,去酒泉卫星发射基地探望军人男友。
  这样的火车行程因为太远太苦而直牵全家人心,包括她最小的妹妹,我的同学。这爱情倔犟又真切。
  今年夏天,几个人一起吃饭,已嫁了银行高管的同学姐姐也在。不知说什么就说到了新疆,说到了坐火车。姐姐就长久地不说什么了,然后起身去了洗手间……有的人一生珍视的爱情就是火车爱情。火车爱情不是精美的爱情,压抑、伤感、疲惫。而在这个世界上,往往在世俗规则中还能努力抗争的,是货真价实的,特别是爱情。
  
  爱情从空间角度的解释或许是:两个男女之间的距离消失。火车在一定的时候担当起这样的重任,而且成为有意味的工具。爱情是永远需要发酵的物质,分离是很好的发酵剂,当火车让两人得以靠近时,就是这份爱情的最佳发酵期。
  因为支援边疆或下放劳动到后来的工作分配,以致此类爱情在上个世纪产量很大。普遍的叫法是“两地分居”。这样的爱情全靠火车来承载,也由火车来发酵。《周渔的火车》说的就是此类。
  而我老妈的表达是:把工资基本全交给了铁道部。有二十多年,爸妈的工作之地间的距离是一千多公里。每年过年,爸会坐火车到妈和我们这里,爸像一只老鹰似的顽强而吃力地扛着一堆吃的到来,从小米到苹果。春节前拼命挤火车赶到家的爸,下车后脸色青绿,年幼的我们想象不出其中的艰难。而每年暑假,妈会牵着我们的手,鸡妈妈一样地护着我们进站上车,一路苦苦守护,直到看到站台上来接的爸。
  年青一代的火车爱情也不轻松。出色的表妹找了一个平常的男孩,全家反对,劝说得厉害,表妹就哭了:“我上班后最难的时候,他每周坐四五个小时的火车过来陪我,没有哪个男的对我这样过……”
  同事的爱人在外地,有一次借了她的书来看。书里夹了一个书签,上面写了一句话:什么都没有了,我们还有火车。下面是他爱人的名字,旁边是一个画得扭扭歪歪的火车。局外人的我,就胸口涩了一下。
  有多少酸楚,就有多少幸福,只要爱情还在的时候。
  
  在火车上爱上列车员
  
  整个十月,一个网站上有许多人在关注一件事:一个痴心者爱上一个列车员,坚定追求。他在网上发帖的主题便是:爱上列车员。他请网友们查到了女孩的车班值乘规律,然后在可能的条件下一次次去坐女孩的车,当然只坐女孩的那个车厢。他在网上请大家支招,外加认真咨询客运知识。直到有一天,终于获得美人约,一时网上许多网友同时欢庆。
  
  这是现代火车爱情。
  做模特经纪人的朋友周末约去秀场买表演用过后的衣服。我说儿子在家等呢,有时间我去商场买。对方说,现在谁还在商场买衣服!
  后来我跟着她去买了一堆好看的衣服,回来的车上我对她说,我还是会常去商场买衣服,这就是我们平常人的生活。
  就像对于普通的人来说,我们还会常坐火车,过去或者未来,火车上也许还会有我们的爱情,已逝的,或者可能的。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