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精神的肌理

作者:未知


  在艺术史的进程中,精神始终作为一条未曾断裂的暗线贯穿于其中。表面上风格迥异、五花八门的物态历史始终不过是精神的随机抽样性显现。艺术家的高低上下之分也就体现在这种种“抽样”中精神的指向与纯度。作为绝对抽象意义上的精神从语言学角度来讲是一个飘忽的能指,在使用中我们似乎目的明确却又语焉不详地陷于形而上学。但当我们在艺术的范畴探讨这一概念之时,情况却会大不一样,我们可以在每一位出色的艺术家的表达中清晰地领会其精神的归旨!从乔托到卢奥、从康定斯基到罗斯科、从塔皮埃斯到通布利,他们作品中的精神犹如血脉之于皮肉般个性鲜活、栩栩如生!
  在这个语境下谈论陈海教授的作品显得颇有趣味。同样,陈海教授选择抽象绘画作为其表达的手段,这就不可避免地面对“精神”的考量。无疑这是一块试金石,大量的抽象画家基本在“形式意味”面前即已完成自身探索的使命,沉溺或流连于视觉快感营造的美学情境中。令人兴奋的是,陈海显然不能归入此类而呈现出超脱的形上取向。饱满丰富的语言体系不仅让我们看到他对塔皮埃斯、斯塔埃尔、罗斯科等“精神画手”的悉心研摩,也有对中国传统绘画图式与境界的心领神会,亦让人感受到东方自然主义思维与西方主观主义理念的混融。异于赵无极式的在西方语境中进行的东方精神抽象,陈海教授的绘画却在母体文化的背景中找寻跨越中西的普世性观念载体。
  �海教授的绘画作品如记忆的褶皱将个体的精神追求深深地嵌入其中,一如其艺术语言表达的强烈质感,他背后的精神体系也如肌理般清晰可触。而这恰是一位历久弥新的艺术家带给我们当下这个时代的珍贵馈赠!
  创造淡远,创造华丽,创造出水光云影,摇荡碧虚,抚玩无极,追寻已远的境界,一直是陈海教授数十年以朗净之笔在画布上孜孜以求的。他一面俯仰自然的风烟变幻,一面细察形式的纤质幽隐;他画中那种人与风景相望、相守、相生的境域,让绘画成为了一个独立于自然之外的自给自足的世界,一个人们就像沉浸于自然美景中那样也能沉浸于其中的艺术世界。
  ―― 范景中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陈海的作品不仅表现出深厚的造型功底,并且显示了其敏锐、细腻的艺术洞察力,使观者体会到了什么叫“厚积薄发”。他对艺术一直保持着一种真诚、坦率、谦逊、毫不做作的态度,这是当代艺术家中最难得的一种品质,这不仅使他的艺术赢得了真正的观众,也使我们懂得了艺术在生活中未来的意义。
  ―― 黄专 广州美术学院教授
  整整30年,陈海从来没有离开过广义的风景写生这个领域。只是,在实践当中,逐渐把“风景”和“写生”拆分开来,构成日后两个影响其创作方向的关键所在。为了达到结实的质感,陈海在风景描绘中常常做种种色层的实验,甚至是肌理的实验,以求简单中见复杂,或复杂中见简单。事实上天与地是两个明确的具体概念,同时又是内心中视觉仰望的无尽来由。天的变化与地的起伏共同构成了一组没有解释尽头的修辞语汇,而停留在这修辞语汇的核心的则是天地之间的交错。这才是陈海风景的主题,一个完全抽象的主题。
  ―― 杨小彦 中山大学教授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