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火车情缘

作者:未知

  闪闪发亮的建筑绵延不断,越来越难见到工业化时代的痕迹。蔡宗志的家却牵动着我们关于工业时代的记忆与想象      猜不到的意外   蔡宗志的家位于北京751动力广场附近,进入一个厂房式院落之后,假如无人指引,很难辨认出哪个是家的大门。这里原本是某日本电子公司的厂房,间距很大的生锈铁门肃穆神秘而又清冷,门上甚至依然保留着“无铅工场”的字样。蔡宗志的家门就是如此,让习惯了西式古典和现代简约大门的我们一时难以适应,同时,又有发现了一点他的设计想法的新奇之喜。
  蔡宗志带着我们进入挑高8米的巨大LOFT风格的家,一种刚硬的印象强烈地袭来,让人等不及想走上钢铁楼梯,细看大块黑色钢板,并站在高处更完全地感受结构与材质构成的氛围,这实在是太罕见了!
  首先,蔡宗志让一个偌大的空旷厂房,从空间的角度展现出大视觉的美感,这种把握很容易从他的专业经历中得到印证,他在法国巴黎特别建筑学院师承著名建筑师Odile Decq,获得了法国国家建筑师资格。其次,家的内部空间诞生于充满视觉张力的金属架构之下,不仅因为他和太太很怕对砖混结构进行改造会导致房子不够坚固,更源于他的火车情结。 
  
  工作室的内部建筑充满浓厚的工业化时代的气息,让工作气氛拥有怀旧而亲切的格调
  
  工作室的窗外是工厂搬迁后遗留的管道,装饰画很有趣,分别是法国的红酒地图和上世纪欧洲建筑师盛会的招贴画
  
  天窗、博古架、电扇和红色的沙发,物品的搭配让人想象出非常惬意的LOFT生活
  
  动与静的相拥
  作为建筑师,蔡宗志的特别之处是喜欢在“动”的状态下做设计。常规制式的办公室虽然安全稳定,却因环境沉闷令他无法思考。火车是蔡宗志最喜欢的交通工具,在留学期间,蔡宗志坐火车游历了欧洲各国,对他来说,火车上的人会跟城市及景观构成微妙却非常重要的关系。当所有的景象像一大群鸟一样飞进思绪的窗口,这种不断地涌入与激荡能更好地令他思考,因此,他在为自己做设计的时候,全心全意地实现着以火车为灵感的构思。 
  
  走上二楼,左手边是蔡宗志的办公区,红砖墙保持了原建筑的模样。推开办公室对面的玻璃门,是蔡宗志与太太生活起居的地方外加一个60平方米左右的更衣间。自然光线来自天花板上开出的天窗,更有一处透明的玻璃浴房,透露着蔡宗志与太太亲密无间的生活方式。旅行时的收藏摆放在玻璃浴房一侧的博古架上,充当起了效果若隐若现的隔断。火车上的床是很简单的,细看之下,蔡家的床也同样具备容易“移动”的特质。喜欢大声放音乐的蔡宗志用几只古董级旅行箱搭上一块旧门板,组成了实用的视听柜,到处氤氲着火车情缘。 
  
  一个小阳台从起居室一端伸出,是为了设计一个延伸出二层的露台而准备的,但现在是宠物猫咪的地盘,也是一览空间全貌的最佳地点
  
  这个LOFT的一层有180平方米,被三扇钢架结构的玻璃旋转门隔成两部分,平地上立起直达屋顶的黑色铁皮墙壁,铁皮墙壁上有紧凑排列的格子窗口,既像车窗又如放大的胶片。站在工业化气息浓烈的钢铁楼梯上,蔡宗志收集的上世纪工业化时代的欧洲的椅子、法国的雕塑、中国台湾艺术家的作品、清朝民间的果盘、格子状的书架和代表各种地域特色的无数瓶酒,都成为与火车有关的设计外延。蔡宗志在采访中说,他并不追求细腻的雕琢,而希望保持这座建筑的厚重感,这才是LOFT精神存在的意义,这样的设计不仅运用在家中,在他位于751的工作室也能看到同样的手法。 
  
  当蔡宗志开着别克GL8从工作中赶来接待拍摄,他的设计师形象终于变得清晰起来。全身黑色的衣服,没有任何饰品,一头普通人中不常见的卷发,一口温和的台湾普通话
  
  精彩细节
  在介绍自己的设计时,蔡宗志说:“我以人体的尺度来衡量周遭的一切,也唯有根据人的尺度设计出来的东西,在使用上才是舒适的、合理的。”作为建筑师和室内设计师的蔡宗志喜欢收集椅子,也设计过椅子,在他的家里可以找到十多种风格迥异的椅子,但他讲到每把椅子时都流露出对欧洲工业时代的莫名的深厚感情。每个设计师都会因为某些东西而激发创意,蔡宗志的设计也不会因为对火车的热爱而成为固定的一门一派,但对火车的设计发想,让人看懂并喜欢蔡宗志的设计,也给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为了遮挡暖气,方便摆放物品,在一层挨着墙壁有这样一个黑色的钢铁台面贯穿,因为受到很多客户的喜爱,现在已经成为量产的设计产品
  
  一个经过特别设计的方格书架紧凑地放置在铁板楼梯下,陈列最多的是蔡宗志收集的酒
  
  蔡志忠有非常多的建筑相关图书,一本关于博物馆的书透露出他的兴趣
  
  空间中的一抹热烈与鲜艳由落地灯扮演,也令人感到舒适与放松
  
  上世纪70年代西德制THONET椅子,木头、铝合金与塑料的创意结合
  
  剪纸挂钟具有鲜明的欧洲设计特色,也表现出主人浪漫的生活情趣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