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周总理最后一次会见苏联人

作者:未知

  1971年3月的一个晚上,总理在一次例行的招待会上告诉韩叙,他要见苏新任大使托尔斯基科夫和苏联政府代表团团长伊利切夫。在我们匆匆忙忙着手准备时,钱家栋同志又来电话告诉我们,总理这几天看日本的消息比较多,并介绍了一些翻译过程中可能遇到困难的词语,如:“产经新闻”“马六甲海峡”“三岛由纪夫”等等。他还告诉我们,在同苏联人谈话时,总理很可能涉及日本军国主义复活问题。
  会见于3月21日晚上12点在人民大会堂西北侧江苏厅举行。苏方出席的人有:托尔斯基科夫大使、伊利切夫团长、记录员罗杰钦科夫和翻译白金林。中方陪见的人有:乔冠华、姬鹏飞、柴成文、余湛等。
  接见一开始,总理对1969年9月他同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自北京机场会见以来一年半的两国关系作了一个回顾。他指出,同柯西金见面以后,两国边界谈判已经开始,双方新大使都已上任,界河航行例会虽未达成协议但商定在1971年继续举行。双方已开始准备增加双边贸易的谈判,出现了改善中苏关系的机会。但由于苏方未采取重大的实际行动,步子走得太小,这种态度是不能令人满意的。
  关于在北京举行的边界谈判,总理说,由于苏联在我国北部集结重兵,对中国的威胁情况没有改变。由于苏方不同意搞维持现状的临时措施协议,边界局势没有真正的缓和。
  关于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动向,总理指示,二十多年前中苏两国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本来是中苏同盟联合对付美国和它扶植的日本军国主义势力的。现在这一条约尽管已被苏联领导践踏得不像样子,但它并没有被废除。最近一段时期,日本少数军国主义分子不断发出好战的叫嚣,日本海上自卫队活动范围已扩展到马六甲海峡,所有这些事实都应当引起苏联领导人的警觉。
  对于中苏两国论战,总理说,自边界谈判开始以来,苏联报刊继续大量刊登反华文章和反华的报道。为了这一目的,它甚至不惜纠集被中国共产党唾弃的狗屎堆王明之流。
  苏大使托尔斯基科夫对总理的谈话表示不同意,他认为两国关系不能改善的责任不在苏方。苏联方面为两国关系正常化作了最大努力。苏中两国不和睦最终只能有利于帝国主义和那些对苏中都不怀好意的势力。至于王明问题,苏大使说,苏联自己有足够数量的理论家,他们有能力阐明自己的立场,不需要找外国人帮忙。
  谈话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后,总理已明显感到疲倦和身体不适。他两次用通向服务员休息室的手握式开关呼叫服务员。服务员先递上了一粒白色小药片,又端上了一杯水。总理吃完药后又继续围绕这些��题同托、伊展开了辩论。
  坐在一旁的乔冠华、余湛、柴成文等看到托、伊同总理纠缠不休,觉得他们太不识相了,纷纷站起来说:“总理太累了,需要休息了。”
  苏大使托尔斯基科夫对他们说:“我是苏联大使,是总理请来的客人。”他又指着余湛说:“余湛团员,你站起来,又伸胳膊,又挽袖子,你要干什么?”
  余湛说:“总理接见你们,你们就这样纠缠不休,你们也太不识相了。”
  又争吵了约一个多小时,至凌晨五点,在伊利切夫圆场下,双方才勉强结束辩论。苏方人员走后,总理立即要我们打电话给新华社,问问有什么新情况。新华社告,当天凌晨,就在谈话进行的同时,塔斯社转发了一篇纪念巴黎公社100周年的长文,其中包含有恶意攻击中国的内容。
  凌晨六点,就在总理接见客人的大厅里,我们匆匆吃了一顿早饭。总理对我们说:“你们中间要是有人在谈话中出去一下,问问情况就对了。这次谈话时间拖得太长。对方觉得有机可乘,所以才挑起争论的。”
  这是周总理生前最后一次会见苏联人。谈话后,按周总理指示,把谈话内容,特别是中方的立场写成一个简单的摘要,通报了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朝鲜、越南等国大使和部分友好国家。
  (作者为中央编译局译审,曾任中苏谈判办公室专家、出席联合国大会中国代表团副代表)责任编辑 章 洁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