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将计就计擒歹徒

作者:未知

  为善为恶,一念之间
  帽子大哥正在讲述自己的坏蛋偶像的故事,在旁边认真倾听的,不仅有他的团伙小年轻们,也包括两个躲在消毒柜后的少年―猫小财和豹大金。一开始,他们还只是觉得这些年轻人穿着打扮比较另类,但听到帽子说他曾经蹲过监狱,就觉得不对劲了。两人正要去向金大叔报告,没想到帽子又开始讲“专业的抢银行流程”,猫小财示意豹大金留下来听。
  “听这个干什么?”豹大金也学着猫小财刚才那样,压低嗓子在他的耳边嘀咕,“难道要学他们抢银行?”
  “不了解风的方向,是抓不到落叶的。我们只有听明白这伙人到底要干什么坏事,怎么干坏事,知道时间、地点、人物、起因、经过、结果,才能制止他们。”猫小财也悄声说。
  “我明白了!”豹大金干脆地回答,没等猫小财点头,他又接着说,“你是想写一篇《坏人团伙干坏事记》的作文吗,这不是语文老师教的作文六要素吗?”
  “安静安静,谁还在吵吵?!还想不想听了?”帽子大哥只觉得周边都是讲话声,很不满意。这伙人互相批评着,终于安静下来,猫小财和豹大金在柜子后面也不敢吭声了。一时之间,全店寂静,帽子大哥掰着手指开始介绍“经验”:
  “根据我们行业的祖师爷留下的经验教训,有七大法宝!”
  “哇!真帅!”黄毛又想欢呼,被帽子大哥狠狠瞪了一眼,连忙自己捂住了嘴巴。
  “第一招,就是‘预习’。”
  “预习?这不是和老师教我的一样吗?”豹大金忍不住又在猫小财耳边轻声说,一样被猫小财生气地瞪了一眼。
  “预习,就是做事情之前要先去了解情况,比如说去银行实地查看,画图,还可以装成记者去采访,了解银行的内部运行规律。”
  “第二招,分工。给咱们团队中的每个人分工,有的负责放哨,有的负责在大厅控制局面,有的负责打开金库,有的负责开车……总之是‘人人有责’、‘各尽所能’。”
  “啊呸,明明是干坏事,还说什么人人有责。”豹大金忍不住轻声骂起来,幸好这时候黄毛也在叫:“那我报名,我最擅长……”
  “你最擅长什么?”
  “我最擅长数钱。”
  “滚!”
  “第三招,练习。一定要事先多次练习,练到非常熟练,确保万无一失。有必要的话,还可以租下一个类似大小的仓库,然后装修成银行的样子,在里面实际演练。”
  这下轮到豹大金叹气了:“真没想到,连这些干坏事的也要反复练习,难怪我们学生都要做那么多作业呢。”
  “那当然,凡是技能类的都是靠练习的,数学要练计算,语文要练背诵,英语也要练单词。”猫小财走南闯北,对此很有心得。
  “第四招,守时。严格执行时间,规定的时间一到,不管拿没拿到钱都必须离开。”
  “我在电影电视里看到很多了,那些坏蛋总是能在警察来之前溜之大吉,原来是因为他们有‘守时’的‘优良品质’呀。”
  “第五招,定位。详细了解银行周边的小区和交通情况,在车的仪表盘边上粘贴精确度足够高的地图。”
  “这就是数学上学的‘方向与位置’。”豹大金继续评论说。
  “第六招,保险。”
  “大哥真是紧跟时代,都想到买保险了。哈哈,如果我们抢银行不成功,就让保险公司赔我们‘失业险’!”这是黄毛在说话。
  “你在做梦吧?哪家保险公司肯保这个险?”帽子又瞪了黄毛一眼,“对我们来说,最保险的是事先就要计划好不同天气下的逃跑路线,而且还要精心试验,计算好每一种不同的路线需要的时间。”
  “那,第七招呢?”黄毛问。
  “第七招就是提前。”
  “提钱我会,提钱我会,提着100万元,我也会跑得像风一样快!”看来黄毛最擅长的除了数钱,就是“提钱”了。
  “不是提钱是提前,100万元如果是1元一张的,你根本扛不动!我是说万事都要提前一段时间来准备!明白了吗?千万不能突然想到抢银行就抢银行,就像我们这次,我前几个月就盯上了……”
  “可这附近没什么银行呀?”团伙中有人不明白。
  “对了,我们的目标不是银行,而是……”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帽子大哥的心理得到了满足,他得意地一指旁边高高耸立的财富酒店,“这家酒店!”
  “抢他们收银机里的钱?”黄毛没有听明白。
  “笨,那能有多少钱,我们要抢的是移动的金库―这家酒店的金老板!”帽子大哥得意地说出了他的真实目标。
  突然间,一双大手分别拍在豹大金和猫小财的肩头,两人正要大喊,就被这双大手迅捷地捂住了嘴巴,然后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这七招你们听得怎么样?”
  原来是金大叔呀,猫小财松了一口气。
  豹大金老老实实地回答说:“听起来很厉害,而且我觉得很奇怪啊,为什么和我们学习上的要求是一样的呢?”
  “其实,无论做什么事情,要成功,技巧都是类似的。是众人称赞,还是被人唾弃,关键就看你的目标是什么……”金大叔说。
  “这是不是就像我妈妈经常说的那样,‘为善为恶,只在一念之间’?”豹大金问道,又想起了自己的妈妈,脸色不由得黯然起来。
  “是的,而且我告诉你,那个抢银行方法的‘发明家’虽然创造了90秒内抢走20万美元的‘纪录’,但后来还是被警察逮捕了!”金大叔说。
  “看来狐狸再狡猾,也斗不过好猎手!”豹大金突然想到什么,往外一看,那些年轻人已经都走了。
  金大叔走出店外仔细查看了一下,回身就把店门关了,和猫小财、豹大金叽哩咕噜商量起来。
  令人“惊喜”的接送专车
  大腹便便的金老板剔着牙,从财富酒店里走出来。虽然他现在已经功成名就,没必要再守在自己的酒店里打拼,但是多年养成的习惯再加上财富酒店的便利条件,让他在一年中的多数时间里,还是把财富酒店当成了家。   由于是在自己的酒店里,金老板旁边没有什么随从,司机已经去地下车库开车了,他独自一人走出了电梯。金老板一眼看到不锈钢垃圾桶旁边的地面上有一块黑渍,那应该是谁乱吐的口香糖被人多次践踏以后形成的。
  金老板一指那块黑渍,对旁边的清洁阿姨说:“清了。”
  清洁阿姨连忙用手里的拖把使劲蹭了两下,口香糖黑渍原封不动。她正要跑开去找自己平时用来清理这类口香糖黑渍的刮刀,却被金老板叫住了。“快点,拿手指甲抠了。”
  清洁阿姨一愣,看到金老板不悦的目光,只好蹲下来,用手指甲一点点抠着这不知道哪个人吐在地上、又被多少人反复踩过的口香糖黑渍。一时之间,口香糖没抠下来,眼眶倒渐渐地红了。
  口香糖的污染:读一读,并按你的理解把“10吨”“9千万”“30多万”三个数字填在合适的括号里。
  据调查,北京一天就有( )块口香糖残渣被吐到地面或其他地方。北京城区面积为( )平方米,每年每平方米土地上都有一块口香糖残渣。另外,全世界的人每天大约要嚼掉( )口香糖。如果把粘在人行道上的口香糖残渣收集起来,可以制成一艘大轮船,可见口香糖的污染是多么严重!
  金老板不为所动,继续往外走,像他这样日理万机的人,如果还在意这些“小人小事”的话,不是太没水平了吗?
  “抢劫,统统趴下!”突然外面闯进一群挥舞着刀的人,他们都用不同的猴帽罩在头上,只露出双眼。有一个人比较奇怪,居然用的是女生的黑色丝袜,隐约还可以看到里面似乎是一头染黄了的头发。
  大厅里乱成一团,大家到处乱窜,只有金老板“逆流而上”,冲着柜台跑过去。“今天营业的钱呢,可不能让这些人抢了去。”他边跑边想,可是突然又一想,不对啊,现在多数客人都是刷卡,柜台上现金不多,而这些人来得又多,如果就抢柜台里那一点点钱的话,岂不是……
  想到这里,金老板汗如雨下,他左右一看,来不及细想,就往大厅里的接待沙发底下钻去。
  “我是金老板,你快帮我推一下。”金老板着急地说。
  清洁阿姨叹了一口气,正在推他。突然旁边一个人蹲下来,指指门口对清洁阿姨说:“你走,不然连你一起抓!”
  阿姨吓得一溜烟跑了。
  “我没钱,我没钱。我是来消费的,是客人,我不认识金老板!”正在金老板举着双手直嚷嚷的时候,帽子走过来,用刀拍拍他的脸说,“你不认识金老板没关系,我们认识金老板就行了。你好啊,金老板!”
  “啊,别杀我,别杀我!”
  “杀你?放心,我们不会这么傻的,我们还等着用你换一亿元呢。”这是帽子的声音。
  “老大,快要两分钟了,我们撤吧?”
  “好的,撤退!目标,黄毛的车,前进!”帽子大哥下了命令,果然是经过培训的,团伙的成员们快速从大厅的不同角落往门口方向直冲。一会儿,他们就到了大门外的右边角。那儿正停着一辆事先布置好的由黄毛驾驶的越野车。
  这群人干脆利索地把金老板推进了车厢。帽子还打趣说:“大宝贝,乖乖坐好。怎么样,坐黄毛专门为你开的‘抢金’车,很‘惊喜’吧?”
  “救命……说吧,你们想要多少钱?”虽然金老板“虎落平阳被犬欺”,但老板的威严仍在。
  “我们是警察,全部不许动!”混乱的人群中突然传来陌生的声音。歹徒定睛一看,从窗外伸进来几支冲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他们。歹徒吓得一哆嗦,连忙举起双手,刀也掉了。
  “你们也很‘惊喜’吧?我们早就在这儿等着了。”警察也拿歹徒的话逗他们。
  “黄毛呢?”帽子不甘心失败。
  “黄毛现在应该已经在去警察局的路上了,你们赶紧跟上,今晚就可以在拘留所里‘大团圆’了。”
  歹徒们做梦也想不到的是,让他们精心计划的绑架事件破产的,其实是两位少年。
  金老板也激动地一手一个,拉着猫小财和豹大金,说:“多亏了你们,要不我可完蛋了。”
  突然,他的视线落在豹大金的脖子上,问:“你……是不是从滨江市来的?”
  难道金老板就是豹大金苦苦寻找的爸爸?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未完待续)
  一些答案:
  100万元有多少:图二是正确答案。图一是10万元,图三是1亿元。可以看出来,如果纸币是1元一张的,那100万元可扛不动哦。
  “七大招”和学习:A2;B4;C1;D5;E3;F7;G6。
  口香糖的污染:按顺序是30多万、9千万、10吨。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