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IFRS9新减值规则的实施:一场宁静的革命

作者:未知

  本轮全球金融危机凸显了在已发生损失模型框架下金融资产减值计提的滞后性,同时,“一刀切”的计提系数也缺少风险差异化。为了完善减值计提规则,经过多轮修订与完善,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IASB)2014年7月24日发布了《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金融工具》(以下简称“IFRS9”)终稿。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的一小步,使风险管理的理念与应用前进了一大步。在一定程度上,新减值规则的实施不亚于“一场宁静的革命”,在风险管理理念、模式、方法与应用上将对商业银行产生长远而深刻的影响。
  IFRS9采用了更具前瞻性的基于未来“预期信用损失”的“三阶段”减值模型,以在金融资产整个生命周期的较早阶段计提足额拨备,解决现行准则延迟确认损失准备的问题。各阶段的信用风险特征、减值损失确认和利息收入确认要求如表1所示。
  IFRS9减值规则的实施通过对未来经济前景的预判,前瞻性地计算信用预期损失,不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已发生损失模型框架下拨备计提的滞后性问题,还能大大提高拨备计提的风险差异化程度。考虑到拨备计提结果在商业银行贷款定价、RAROC测算、绩效考核等一系列风险管理领域的深入应用,IFRS9新减值规则的实施将对以上工作产生深远影响,并深刻影响商业银行风险管理模式。
  新规则有效连接会计管理与风险管理
  表面上看,具有风险差异化的拨备计提仅是风险管理层面的工作,但这种风险差异化将商业银行账面会计管理与风险管理,乃至资本管理更紧密地联系起来。IFRS9的实施第一次真正将风险管理、资本管理、盈余管理三者结合起来,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国内商业银行风险管理和资本管理相互脱节、风险管理和盈余管理游离的局面。
  在IFRS9减值规则框架下,拨备计提基于风险参数测算的预期信用损失,直接反映一个机构、一个客户、一笔债项的风险水平。拨备也是影响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的重要因素之一,拨备、利润、资本之间的联动,在IFRS9框架下直接反映了风险管理、会计管理、资本管理之间的互动关系:风险管理水平越高,会计管理和资本管理的空间和灵活性就越大。同时,风险、损益、资本的融合更加紧密,需要更积极的风险管理,也促使会计和资产负债管理板块人员更关注风险水平,有利于全行风险意识的提高与风险文化的培养。
  在原有模式下,风险管理不能带来直接收益。在IFRS9框架下,风险差异化计提减值直接降低风险管理能力差和资产质量差的机构的利润;相反,对于有效管理风险、资产质量好的机构,拨备计提比例则会大幅降低,“风险管理创造价值”得到了直接体现。
  新规则助力风险管理模式变革与提升
  对于IFRS9减值实施,商业银行更关注会计规则的改变以及减值模型本身,而对新规则对风险管理模式的影响关注较少。实际上,新准则的实施影响到商业银行风险管理的诸多方面,在风险管理理念、模式、方法与应用上将对商业银行产生长远而深刻的影响。
  一是促使商业银行提升跨经济周期风险管理能力。新规则采用时点评级的风险参数,将宏观经济周期的变化直接体现在风险参数上,拨备计提的亲周期性加强。在经济上行期或者稳定的经济环境中,准备金计提相对稳定,甚至与原来已发生损失模型相比,计提的减值准备还会有所降低。但在经济下行期,由于准备金计提和预期的资产质量情况直接挂钩,准备金的大幅增加会导致资本和利润的大幅波动。因此,商业银行必须具备跨经济周期的风险管理能力,前瞻性地预判经济形势变化,避免经济下行期拨备过度侵蚀利润和资本。
  二是促使银行转变授信策略。一方面,由于IFRS9新减值规则的实施,不同的业务条线、授信期限、担保情况、客户评级计提的减值准备差异较大,银行需要对其资产组合策略进行更细粒度的审视。银行需要对产品或业务的行业周期性及其对宏观经济的敏感性进行分析,在对宏观经济形势判断的基础上,确定是发展经济周期敏感性行业(如制造业)还是发展对经济周期敏感度相对较低的零售业务。另一方面,由于进入第二阶段后要计提整个存续期的减值准备,对于中长期授信,IFRS9新减值规则的实施将降低其利润率。同时,对于低评级客户及无优质抵押品业务,拨备计提比例也相对较高。对于超过10年期的贷款,如果一旦被划分为第二阶段,则其拨备计提会比第一阶段多计提接近5倍。为规避IFRS9新减值规则实施对盈利性的这种影响,银行需要调整其授信策略,对于高风险客户或债项、长期授信,可以通过调整授信期限、还款计划、抵押率或增加中断条款的方式降低新准则实施对该类业务盈利性的影响。
  三是促使银行转变定价和风险转移策略。为保持盈利,减少�鼙付岳�润的侵蚀,在定价策略上,对于中长期授信和低抵押率、高风险客户应充分反映风险,如在一刀切的定价策略下,这几类业务在发生业务的瞬间银行收益就降低了。银行需要对高风险客户进行更严格的评估、更准确的定价,以确保收益能够覆盖准备金计提及潜在的损失。原有模式下,只要是正常类贷款都是固定的风险成本,因此授信时定价方案中的收益能否覆盖风险是难以确定的;而在新模式下,风险成本直接取自风险参数,只需再考察内部资金成本,定价能否覆盖风险是能够在授信全流程各个环节洞察的。同时,银行在贷款出售及资产证券化时,也要考虑相应业务的准备金计提情况,对于非不良但已进入第二阶段的业务应及时进行风险处置或风险转移。
  四是促使银行加强风险预警。IFRS9的三阶段结构使得监测、甄别和及时干预风险客户变得非常重要。如果没有及时干预,客户直接从第一阶段变为第二阶段,则拨备计提比例会发生跃变。在此情况下,找到合适的方法监测与预测违约和逾期变得非常重要。
  五是推进风险计量结果在风险管理全流程的深入应用。信用预期损失模型直接利用差异化的客户违约率和债项违约损失率进行测算,将在很大程度上增强风险参数的运用价值,确保商业以风险调整后的利润回报作为经营管理的核心要求,进一步提升经营管理水平和资本使用效率。因为准备金计提直接体现了风险调整后的理念,因此基于准备金计提的贷款定价、绩效考核也将体现出风险调整后的理念。在一定程度上,IFRS9新减值准则的实施对风险计量成果应用推进的影响,其深度和广度不亚于新资本协议内部评级法合规达标对商业银行的影响。   对策与建议
  每一次监管变革都是加强银行内部风险管理的机会。无论是监管推动的流动性风险管理指引、全面风险管理指引,还是大额风险暴露、新资本协议内部评级法等,如果利用得当,都是银行内部风险管理中的利器。商业银行应将IFRS9新准则的实施视为检验和提升银行风险管理能力和水平的一次良机,借助新准则实施,加强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建设,提高风险管理的有效性和可靠性。
  一是推进减值计提结果的深入应用。一方面,商业银行应强化分析,从各个维度分析不同行业、区域、条线、评级、期限、抵质押情况的预期信用损失占用情况,优化完善现行授信策略、风险定价和绩效考核标准,提升授信策略、风险定价和绩效考核的合理性和科学性,争取在利率市场化的变革中占得先机。另一方面,考虑到拨备计提已在商业银行贷款定价、绩效考核等贷中与贷后流程中深入应用,下一步建议将减值测算结果前置,即在授信阶段甚至在营销阶段,客户经理录入一些必要的字段后即可测算出该笔业务所占的风险成本(考虑到客户信用风险上升或出现减值迹象的情形),加上内部资金转移定价,给出最低定价要求,确保收益能够覆盖风险。
  二是加强跨经济周期风险管理能力建设。商业银行应借鉴IFRS9新准则中宏观经济向风险参数的传导机制,建立行业风险监测指数。如某一行业经宏观经济调整后的违约概率升幅加大,应及时调整授信策略,加强对该行业借款人的贷后监测和清收处置,并量化测算预期损失模型对准备金计提和盈利水平的冲击,提前制定预案,确保该行业拨备计提对利润和资本的侵蚀在可控范围之内,提升商业银行跨经济周期风险管理能力。
  三是要强化风险预警。建议商业银行将预警工作和整个风险量化体系建设结合起来,建立覆盖宏观、中观、微观全方位的预警机制。在操作上,在尽可能纳入全面信息的同时,以即期评级和预期信用损失模型为基础建立对客户和行业的全方位预警体系,确保能够及时监测行业、区域、客户、债项信用质量的变化,提前调整授信策略或制定预案,及�r化解风险,避免客户或债项信用风险显著升高以后被划入第二或第三阶段,计提大额拨备侵蚀利润。
  四是加强模型验证。建议商业银行将IFRS9减值准则模型验证纳入重点工作事项,在工作规划及资源配置中给予重点考虑。模型的准确性和可靠性是开展一切工作的前提,只有持续地验证并优化模型,确保模型表现在阈值之上,才能更广泛和深入地应用模型。在操作层面,不仅要验证预期信用损失模型自身的准确性,还要验证底层风险参数(PD和LGD)测算的合理性和可靠性,以确保拨备计提科学公平、合理可靠。
  (作者单位:中国民生银行总行风险管理与质量监控部,特华博士后科研工作站)

常见问题解答